传记: 我遇见了一个女孩.

 

“我遇见了一个女孩。”

大多数读者都对我感到疑惑,“为什么你要离开你的国家,你的朋友,你在加州的舒适生活,而跑到中国来呢?”答案很简单:我遇见了一个女孩。这就足以解释所有的事情了。估计大多数人在回溯自己生命中的重要事件时,无论这件事有多复杂,人们都能用一个简单的字来给出答案:爱。

2006 年,我还在索诺玛不亦乐乎地享受着自己的生活。索诺玛是位于旧金山北部的一片的葡萄酒产区。我每天开车去就职的医院上班时,都会经过在雾气笼罩下的世界著名葡萄酒庄,还能看到热气球宁静而缓慢地升到酒庄上空。索诺玛简直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地方之一,它从崎岖不平的太平洋沿岸一直延伸到纳帕谷,弯延的山坡上满是葡萄酒庄和有机农场。我有一个自己的小花园,在里面种了玉米和西红柿。

闲暇时候,还喜欢在自己设计的“禅意”小花园里摆弄白砂石。那里气候总那么宜人,食物和酒都是世界顶级水准,环境几乎零污染——怎么会有人愿意从天堂搬走呢?

因为,我遇见了一个女孩——她是我朋友的朋友,而这个中间人恰好知道我们都是单身,感觉也许我们能成为相配的一对。如他所想,认识六个月后,我就和那个女孩订婚了。她是北京人,大学毕业后来到美国。我妻子的经历完全就是一个典型的成功移民励志故事的缩影:她最初在美国一无所有,生活极为挣扎,但几年后就获得了哈佛大学的MBA 学位,在属于男人的金融世界里崭露头角。她是个可爱、聪明又充满灵性的女孩。我立即被她吸引住了,并且很快意识到,我这一生中所能做的最明智的事,就是求她嫁给我。

在共同规划未来时,她开始和我探讨搬到中国的可能性——这个想法让她兴奋不已,却让我呆若木鸡。我从没想过离开美国,更不要说搬到地球的另外一边,在一个讲完全陌生语言的地方生活了。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这一建议,但是逐渐地,我开始意识到这可能成为一场极为有趣的冒险。另外,不过是几年时间而已——对吧?但是七年之后,我们依旧在这儿,而且没有任何离开的计划!

于是,我跟着乔安娜带着她的新工作来到了中国,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那时就是个“随迁配偶”。幸运的是,我同样继续了自己作为全科医生的工作,并且在北京和睦家医院安顿了下来。一路上,我们经历了诸多冒险,也常常四处旅行。对我来说最幸运的是,我虽然离开了自己的祖国,但却没有远离家人,因为我妻子的所有亲人都生活在中国。这让我的生活变得“真实”。随着儿子的出生,我们的家庭进一步扩大了规模,我觉得自己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归属于中国了。“家就是你心之所属的地方”,一句英文谚语这样说。当我每天下班后急匆匆赶回家去陪妻子和儿子时,我觉得这句话真的说出了我的心声。

去年,我做了爸爸,这段经历让人难忘又心怀感激。我的生活已经因为工作、写作和社交媒体工作而变得充实,成为一个爸爸更是让我焦头烂额!当然,有时我会感到心力交瘁,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很好地平衡了自己的时间。我一直都期待成为一名父亲,现在,我更是感到家庭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当面临困难与抉择时,这无疑能够帮我做出正确的决定。比如说,我减缓了写作的速度,这样就有更多时间陪儿子玩了!

我想扮演好父亲的角色,在孩子的人生旅途中持续不断地提供指导和力量。我想要积极参与他们的人生,教育他们,同时让他们成为自信和心怀感激的人。我倒不想成为“孩子最好的朋友”,而是希望能够教会他们通往幸福与成功的秘诀。父亲的身份让我在情感和身体上都保持了一种活力昂扬的劲头,我真喜欢家里天天都环绕着的笑声啊!

虽然我的岳父岳母都是中国人,但在我意料之外的是,我们之间并没产生太多的“文化冲撞”。他们一直很欢迎我、支持我,这让我虽然远离家乡,却在中国找到了情感上的安稳,总是感觉身处家中。在培养孩子方面,我们也没产生过严重的冲突。他们爱极了自己的小外孙!我父亲几年前就去世了,所以在中国还有另外一位父亲让我很开心,可以让我的儿子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在七年时间里,我都切身体会着中国和美国的两种文化,因此发现了它们在为人父母方面的诸多差异之处。我相信很多中国父母在抚养孩子方面都很“放得开手脚”,允许雇佣的保姆替他们做很多事情。虽然我和妻子也雇佣了一位帮手,但在很多事上,我们都力争亲历亲为,因为我觉得这是我应当做的。我特别担忧我在中国观察到的一种所谓“虎妈”现象的风潮:孩子们不得不面对过量的作业,伴随着巨大的考试压力。我觉得长期来讲,自由的游戏和学习才是更健康的。但我同时也觉得,很多美国家长在指导孩子方面太过懒散。因此在我儿子的成长过程中,我会采取一种调和了“虎妈型严厉”和“美国式漫不经心”的教育方式。

中国还给我的事业带来了难以预期的机遇。我相信,如果没有离开美国,我一定很满足于当时的工作,顶多会在工作之余参加一些简单的社交活动。但在中国,我的工作远不局限于在和睦家诊所接诊病人,因为我现在还是和睦家中国区的市场总监。让我感到荣幸和骄傲的是,我可以在推动中国私立医院和诊所发展的过程中扮演如此重要的一个角色。我最大的热情在于向中国病人和医生宣传家庭医疗和初级保健的重要性。除此之外,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的文学学士证书终于也派上了用场。我在 BeijingKids、《母子健康》杂志和《纽约时报》中文网上都设有自己的专栏。能够向中国人宣传我关于健康的建议让我倍感兴奋,同时,能够对人们的健康产生积极影响,也让我十分自豪。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我心目中的理想生活,我会说我的理想生活就是现在的生活!我很幸运地拥有一份自己热爱的职业,作为全科医生总是让人觉得充满成就感,相信可以让我受用一生。但完美的人生还包括与家人和朋友一起分享快乐,更别说我还新添了个儿子呢!我们决定继续扩大家庭规模,并且再在中国待很久,这样就可以让孩子们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化。在中国,环境和生活当然起起伏伏,但总的来说,我们在这里十分幸福。相信在以后很多年的时间里,这里都会是我们的家。

我在中国的高水平健康生活